是誰起草了清帝遜位詔書? 集體協商的結晶
字體
下載
訪問記錄
發表評論
    欄目類型: 史海鉤沉   加入時間: 2013-9-11 15:20:11  
 

 

是誰起草了清帝遜位詔書? 集體協商的結晶


  辛亥年臘月二十五日即1912年2月12日,剛剛六歲的宣統皇帝溥儀,奉隆裕太后懿旨下詔遜位,既終結了大清王朝持續268年的異族統治,也終結了中國歷史上長達數千年的家天下的皇權專制。

  1912年1月21日的遜位詔書

  傅國涌在《百年辛亥:親歷者的私人記錄》一書中,較早提到遜位詔書的是資政院議員、協纂憲法大臣汪榮寶(袞甫),和具有全國性影響力的江蘇省臨時議會議長張謇(季直)。1912年1月19日,家住天津的汪榮寶在日記中記載,他聽說遜位詔書已經預備妥帖,三四日必當宣布。

  1月22日,汪榮寶聽說“內閣擬就上諭兩道,一為遜國,一為宣戰,閣臣不自擅決,付諸皇族會議。但若采用乙種辦法,閣臣即一律辭職。”這一天是舊歷辛亥年的臘月初四。

  由此可知,早在臘月初三也就是1912年1月21日之前,已經存在著一稿與張謇和汪榮寶都沒有直接關系的《清帝遜位詔書》。張謇所說的“疑而沮焉”,指的是孫中山于1月18日電告伍廷芳,要求由唐紹儀向袁世凱轉告五條要約:一、清帝退位,其一切政權同時消滅,不得私授于其臣。二、在北京不得更設臨時政府。三、得北京實行退位電,即由民國政府以清帝退位之故,電問各國,要求承認中華民國彼各國之回章。四、文即向參議院辭職,宣布定期解職。五、請參議院公舉袁世凱為大總統,如此方于事實上完善。

  據伍廷芳在《共和關鍵錄》中記載,由于遜位詔書沒有按照原定計劃于1月21日如期頒布,他于當天致電孫中山通報與袁世凱之間的交涉情況,同時建議清帝遜位之后,“宜由袁世凱君與南京臨時政府協商,以兩方同意組織統一全國政府”。《清帝遜位詔書》中最具爭議的“即由袁世凱以全權組織臨時共和政府,與民軍協商統一辦法”一句話,顯然脫胎于伍廷芳的這份電文。孫中山收到電文后,于1月22日采取公開通電方式表達自己的強烈不滿:“就各來電視之,袁意不獨欲去滿政府,并須同時取消民國政府,自在北京另行組織臨時政府,則此種臨時政府將為君主立憲政府乎?抑民主政府乎?人誰知之?縱彼有謂為民主政府,又誰為保證?”

  孫中山在該項通電中提出最后通牒式的五條辦法:其一,清帝退位,由袁同時知照駐京各國公使電知民國政府現在清帝已經退位,或轉飭駐滬領事轉達亦可。其二,同時袁須宣布政見,絕對贊同共和主義。其三,文接到外交團或領事團通知清帝退位布告后,即行辭職。其四,由參議院舉袁為臨時總統。其五,袁被舉為臨時總統后,“誓守參議院所定之憲法,乃能接受事權”。

  2月12日,遜位詔書正式頒布

  2月12日早晨,汪榮寶來到內閣。“本日國務大臣入內請旨發表,同人均來此靜候,惴惴恐有中變,比及午,聞各大臣到閣,一切照辦矣。”接下來,他抒寫了與《清帝遜位詔書》高度一致的個人感慨:“大清入主中國自順治元年甲申至今宣統三年辛亥,凡歷十帝二百六十八年,遂以統治權還付國民,合滿漢蒙回藏五大民族為一大中華民國,開千古未有之局,固由全國志士辛苦奔走之功,而我隆裕皇太后尊重人道,以天下讓之,盛心亦當令我國民感念于無極矣,隆裕皇太后其可謂至德也已矣。”當天下午,汪榮寶登高望遠時進一步感慨道:“匕鬯不驚,井邑無改,自古鼎革之局豈有如今日之文明者哉?”

  袁世凱等國務大臣請旨發表的是《清帝遜位詔書》、《優待條件詔書》、《善后安民詔書》這三道詔書。汪榮寶在2月10日的日記中所記載的奏折,極有可能就是這三道詔書的正式文本。

  2月13日,張謇在南通得知遜位詔書已經于前一天頒布。2月15日,他在故鄉海門長樂看到該項詔書,便在日記中寫道:“此一節大局定矣,來日正難。”

  遜位詔書頒布10天后,上海《申報》于2月22日以《清后頒詔遜位時之傷心語》為標題報道說:“此次宣布共和,清諭系由前清學部次官張元奇擬稿,由徐世昌刪訂潤色,于廿五日早九鐘前清后升養心殿后,由袁世凱君進呈。清后閱未終篇已淚如雨下,隨交世續、徐世昌蓋用御寶。此時溥偉自請召見,意在阻撓此詔。而清后并詔某大臣曰:‘彼親貴將國事辦得如此腐敗,猶欲阻撓共和詔旨,將置我母子于何地!’此時無論是何貴族,均不準進內,于是蓋用御寶陳于黃案,清后仍大哭。清帝時立清后懷中,見狀亦哭,袁世凱君及各國務大臣亦同聲一哭。”

  《清帝遜位詔書》是集體協商的結晶

  《清帝遜位詔書》顯然不是出自一人之手,而是南北雙方的隆裕太后、袁世凱、孫中山、伍廷芳、唐紹儀、汪精衛、梁士詒、阮忠樞、張元奇、汪榮寶、徐世昌、朱芾煌、李石曾等人反復協商修改的集體智慧的結晶。張謇日記中的相關記錄足以證明,他既不是《清帝遜位詔書》最初草稿的撰稿人,也不是最終定稿的撰稿人。在反復改寫的遜位詔書的起草者甘愿隱退的情況下,非要憑借并不充足完整的證據鏈條來證實該項詔書出自張謇或別人之手,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摘自 <中國新聞網> 來源:《文史參考》

【字體: 打印本稿 訪問記錄 發表評論   【關閉窗口】
© Copyright 2005 www.bhqzvx.icu 長春檔案信息資源網
技術支持:長春市檔案局技術處
聯系我們:電話(0431)86012064
华宇娱乐时时彩平台